旗下网站
s

实时新闻

报道公司事件 · 传播行业动态

玫瑰的故事原著大结局

发布日期:2024-06-14    发布者:公子逸

原著中,方协文至死被嫌弃。

他死的那一晚,他的女婿还在嫌弃他:

我知道大家为什么都不喜欢方先生。他从来不顾及别人的需要,从来不替别人着想。妻子跟着他的时候,他也没什么图报的打算,浑浑噩噩地享福,而妻子离开他之后,他也不做什么,稀里糊涂地过了。就像今夜,我已经坐了十多小时飞机,累得不亦乐乎,他却没想到这一点,巴不得我陪他聊个通宵。

难道就因为方协文过于平凡,过于平庸,他就要成为一切错误的来源吗?难道就因为黄玫瑰长得美丽,她所有的不当行为,就都值得被男人们原谅吗?

黄玫瑰为什么选择方协文?

原著中,黄玫瑰明确地说过,她之所以选择方协文基于两点:

一点是,为了疗愈庄国栋带给她的情伤。

她直白地表示,她跟方协文结婚,效法庄国栋,与其爱人,不如被爱。她被庄国栋抛弃,受了情伤,不愿再爱人,于是选择了平庸、木讷,能掌控,爱她至深,离开她不能过的方协文。

还有一点是:黄玫瑰的父母对方协文满意,黄玫瑰想让父母安心。

黄玫瑰从头到尾都没爱过方协文,而是把方协文当成了一个毫无感情的工具,到最后她竟然无法理解自己为何跟这样的人过了十年。

原著中,她父母死后,她马上跟方协文离婚,甚至为了陪一个认识几天的男人度过最后的岁月,彻底放弃了女儿的抚养权。

一个为了爱情放弃女儿的人,就因为她长得美,所以,她的女婿不觉得她有任何错,只觉得自己的岳父配不上她,只觉得岳父被抛弃,也是应该。

甚至于,他自己也嫌弃岳父方协文,没有黄家的人知情识趣。

他只觉得岳父自私,却没想过,那是他岳父的最后一晚,生命的最后一刻,方协文,不过是想要找那么一个亲近的人,最后表达一下自己对玫瑰的爱。

十年。

方协文临死之前,这样跟女婿棠华说起他和黄玫瑰的十年:

棠华,我实在不应该恨她,她给了我一生中最好的日子。

她凭什么跟我一辈子?你说,她有什么理由跟我一辈子?她与我共度的十年,每天我只需穿上衣服上班,一切不必操心,衬衫裤子给我熨的笔挺,连口袋中的杂物都替我腾出来放在替换的干净衣服内。钱不够用,她以私蓄搭够,屋子一尘不染,饭菜煮的香喷喷,小玫瑰她亲手带大。我没有福气,棠华,我没有福气。

我是个平庸的人,二十年来我尽心尽力地工作,但我并没有获得更好的机会升职,人们不喜欢我,他们嫌弃我。以前我有玫瑰,我不怕,失去玫瑰,我便失去了一切。

黄玫瑰对跟方协文在一起的十年,充满了嫌弃,她觉得那是她人生中最坏的样子。她觉得她人生中最好的日子,是跟庄国栋赤脚跳舞的那一刹那。

而方协文觉得他跟玫瑰的那十年,是帝王般的日子,是他人生中最好的日子,他至死怀念。

我一直在想,黄玫瑰从小就是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,她被父母娇养着长大,高傲任性,因为庄国栋抛弃她,能任性到砸掉庄国栋的公寓。

她怎么跟方协文在一起,她就彻底变成了另一个人呢?

从来不是方协文需要她改变,她也不是为了方协文而改变。她是为了在庄国栋那里受到的情伤,而对自己展开了一种精神和身体上的自虐。

她和方协文在一起,方协文对她千依百顺,她让方协文做什么,方协文做什么。庄国栋不会为了她做任何改变,而方协文愿意为了她做任何改变。

多刺痛的一点,原著中,黄玫瑰和方协文结婚十年,从未想过让方协文做出任何改变,她根本不在乎。方协文更像是她疗愈情伤的一个工具人。她自虐自伤自愈的同时,方协文作为工具人受益。所有人便觉得,方协文就该感恩戴德。

从未爱过。

黄玫瑰从未爱过方协文,甚至从未在乎过方协文。

她需要疗愈情伤,就选择方协文,逃避自己,应对父母。父母去了,她不需要了,就对方协文百般嫌弃,说扔就扔。

她还要摆出一副受尽委屈的姿态:

我怎么跟这样的人过了十年,我这样照顾了你十年,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。

难道方协文娶了别人,别人就不照顾丈夫,不养育女儿吗?

仅仅因为黄玫瑰长得美,她就应该被供养着,她做了平凡女人做的一切,便成了天大的受罪。

如果玫瑰想,方协文不会承担家务,不会照顾孩子吗?

黄玫瑰抛弃方协文,抛弃女儿,去追求爱情的那十几年,方协文一个人照顾女儿,一个人料理所有的家务,他从来都是最好的爸爸。

原著中,方协文是个平庸的人,木纳的人,十年的时间,他从未知情识趣,但他不欠黄玫瑰,他从未伤害过黄玫瑰。

他和黄玫瑰之间,他从来都是被动的那个,从未掌握过主动权的那个。

而仅仅因为他平庸,木讷,作为被抛弃者的他,成了这场失败婚姻的罪魁祸首。

因为他平庸,因为他木讷,所有他不配,他活该被抛弃。

报复。

方协文的女婿棠华说,黄玫瑰离开的时候,方协文没有做什么。

可根本不是。

原著中,没有婆媳矛盾,黄玫瑰也从没想过有自己的事业。原著中,当黄玫瑰要离婚,方协文跟到了黄家,几乎寸步不离想要挽回黄玫瑰,而黄玫瑰和整个黄家的人,都对他嗤之以鼻。

好像他多上不得台面,在黄玫瑰跟傅家明演绎轰轰烈烈的爱情时,方协文依旧在挽回黄玫瑰,甚至不惜用女儿的抚养权威胁黄玫瑰。

可是,黄玫瑰为了自己的爱情,毫不犹豫地放弃了女儿的抚养权。

方协文只能带着被抛弃的女儿离开,然后十年的时间,他恨透了黄玫瑰,再也没让女儿见过黄玫瑰。

我一直在想,如果当初方协文把女儿太初留给了黄玫瑰,太初真的能得到好的照料吗?

黄玫瑰满脑子都是情爱,一副能为了爱情要生要死的样子。她能为了男人丢下太初一次,就能丢下第二次。

太初跟着方协文得到了父亲所有的爱和照顾,父女两个相依为命,平淡却温馨。

《玫瑰的故事》原著,最令我觉得感动的一个地方是:

方太初这一生最爱自己的父亲,从未嫌弃,始终深爱,她觉得她的父亲是最好的父亲。她从未原谅过自己的母亲,甚至仅仅把对方当成陌生人,无爱无恨,远离,旁观。

方协文是一个好父亲吗?

他是。

他跟黄玫瑰的那十年,是一个好丈夫吗?

不是。但他也绝不是一个多糟糕恶劣的丈夫。他全心全意地爱着黄玫瑰,把黄玫瑰当成了他人生的全部。

针,扎在自己身上,才会疼。

方协文死的那年,四十九岁。

对于他的死,最难过的只有太初,她伤心到几乎活不下去。而黄家的人只想着太初赶紧回去。

而当方协文的女婿棠华跟太初,回到了黄家的地盘。那些扎向方协文的针,全部都扎向了棠华。

棠华曾经这样评价黄家人:

黄家上下的亲友一个个都像童话故事里的人,上天未免待他们太厚,既有才又有貌,更有内容,难怪我岳父成了外来的异客,受到排挤。

他曾经可怜,甚至嫌弃自己的岳父,可是当他成了第二个方协文,他彻底理解了方协文。

他根本在黄家的地盘,待不下去,因为众人把太初捧得太高,而他的平凡且平庸就成了最大的错误。

在黄家人眼里,太初是千金大小姐,长得美,有才华,就该被供养,毫不费力地得到一切偏爱。

而他作为太初的未婚夫,甚至丈夫,就该迁就,就该忍让,就该被看不起。

唯一的变数,就是太初。

太初被方协文一手带大,她从未高高在上,她不觉得自己该被供养,不觉得自己长得美,就该被众星捧月。

她选择了跟棠华平凡地过一生,一辈子只爱一个人,只跟一个人结婚,不嫌弃,不抛弃。

太初和棠华的结局是:

棠华找了一份普通但舒服的工作,像方协文一样。而太初继续念书,课余为棠华洗衣做饭。

同样的生活,于黄玫瑰而言是最嫌弃的生活,而于太初而言,是最幸福的生活。

余华说:

我们生活在巨大的差距里,差距让我们痛苦。

的确如此。

但是我们可以因为差距分开离别,但永远不该因为差距而去蔑视一些人,嫌弃一些人,肆无忌惮地选择一些人,然后又理直气壮地抛弃一些人。

我们永远不该因为一个人的穷和平庸,而低看了他的爱,甚至觉得他的爱,一文不值。

方协文和黄玫瑰的最初,方协文付出了全心全意,至死不渝的爱,而黄玫瑰从未爱过,从未看得起过,这何尝不是最痛彻心扉的伤害。

#玫瑰的故事#?

Copyright 大连网龙科技 版权所有 辽ICP备14006349号  html - txt - xml

辽公网安备 21021702000140号

电话
客服
目录auth下缺少key.txt,请前往官网获取授权